霁木临川

再刷《恋爱先生》时

      里面有一段顾瑶说程皓还是戴眼镜好看。程皓就把眼睛带上了。顾要说“你不是都不近视了么,还带什么眼镜啊。”
      可是,年轻的程皓戴的眼镜是把眼睛放大的远视镜。哎。心痛的被扎一刀。可怜的皓皓。

一封不会寄出的情书(贺周)

他和我想象的一点也不一样。
穿着不体面,总有胡茬儿。
常年衣服袖口磨得很脏。
不高雅,脏话脱口而出。
不懂的生活。
不细致。
衣着不得体,外套总大一码,松松垮垮挂在肩上。没个正行儿。
抽烟很凶,烟瘾很大。
不吃西餐。不会喝红酒。
眼神永远流里流气。
不懂英语。
总把自己搞得一身伤。
会开枪,也受过枪伤。
很义气,讲信用。
重感情,认定就是一辈子。
不在意钱。总接济他人。
喜欢小动物,偷偷喂猫。
笑起来牙很白。
抱人时很用力。
总抢着干活。
嘴硬 。
他和我想象中的爱人一点也不一样。
可又有什么办法。
他是我的……爱人呀。






#贺公子会这么多愁善感吗#
#今天周凯也是完美的一天#
#今天鱼降价#
#凌远:我来一打#
#谭宗明:全包了#

如果是的话【谭赵】(20)


         字数3000+

        【所谓爱情与幸运。都是对那些最后都得到了的人说的。】

     
      曲筱绡是要来告诉赵启平她要出国的消息的。目的地洛杉矶。她打算上个经济管理的大学深造一下自己。
     “怎么突然有了这个想法?”赵启平很认同这种通过学习来丰富自己的方式。
     他轻笑。
    不要误会。他并没有任何轻薄的意思。不信你看他的眼睛。
    “大概是,从我意识到了我和你的差距开始吧。”曲筱绡手指随意的点着桌面。刘海微微遮住眼睛。
    赵启平选择不在继续这个话题。
    “那你自己去啊。”
    “和姚滨。”
    “姚滨?”
     那个他和曲筱绡刚在一起三天就派人把以为自己查个底掉儿的半大小子?骂自己是小白脸的毛头小子?
      好吧,其实他对姚滨谈不上厌恶。一个不成熟的小孩儿罢了。
     曲筱绡轻咳一声,有点不好意思。“对不起啊,之前的事情。”
      “多大点事。”赵启平端起咖啡微微侧身往窗外看。谭宗明在停车。
       然而似乎并没有要走进来的意思。他们透过玻璃窗有一个对视。
      也不知道被曲筱绡发现了没有。
     “你喜欢他。”曲小姐莫名其妙来了一句。
     “谁?”赵启平持杯手一抖,赶紧回神。
      曲筱绡摇摇头,也没继续。暖黄色的灯光映的她像一位谪仙。
     现代的那种。
     也是很好的女孩儿。赵启平想。
     如果他在少年的时候,不曾有一个人出想过。那他会不会喜欢曲筱绡?
     没有如果。
     还好。

   

      曲筱绡并没有打算和赵启平坐多久,她选的这个点也不是饭点。她抬眼看表。
    正好下午三点。
    “好了,唐长老,我要走了。收拾收拾。明天就走了。”
    “好。”赵启平拥住她。
    曲筱绡穿上外套,毫无留恋的转身几乎是奔跑出去。火红色的皮草在黄色的灯下就像是一团火。一团在逃跑的火。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不知道该庆幸还是悲伤的事实----所谓爱情。
    真的是看运气。
    运气好的,像是他自己,兜兜转转,终于在时间老去之前和年轻的自己见面。
     就像现在,正在走近的谭温尧。
     运气不好的,像是曲筱绡。寻寻觅觅,不得因果。
     可她是神仙啊,神仙自有神仙福。每个人年少也许都会有一段无疾而终。
     不是吗?
   

      

        “和你的小女朋友告了别?”谭宗明微笑着坐到了赵启平的对面。“现在,该理一理你的小男朋友了吧。”
         “嗯?”
        赵启平难得没把刀锋反插回去。若有所思的转移话题“你东西都收拾好了吗。明天就手术准备住院了 。”
        “差不多。”
       “别忘了告诉你们公司一声,就算不说手术也要提前安排妥当。不过安迪已经知道了。我说的。”
         “好的。诶,你怎么跟个小媳妇儿似的。”
        “谭宗明,你严肃一点。”
        “好的好的。走,我们去见一位你的老朋友。”谭宗明帮赵启平拿好大衣牵着他走出咖啡厅。
         “谁啊谁啊?”
         “到了你就知道了。”
        黑色的宾利咬着黄昏的尾巴去追赶没入地平线下的最后一束光。开出市区后,宽阔坦荡的公路上,一脸白雪覆盖的世界里。隐约能听到渺茫的歌声 。一点也不流行音乐。一点也不重金属摇滚。就是对于彼此,最普通的那句“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
           知道现在,一直在我心里静静地开着,也一定会开尽未来。
            赵启平躺在副驾驶上漫无目的的想。
           他再次见到谭温尧的那刻就知道。他们是一定,甚至注定的。他所有的不自信和不确定都在这些日子里被谭先生一一打扫干净。
           只是,他还不能妥协。他要谭温尧亲自告诉他,这些年,他究竟去了哪里,在做什么。为什么突然离开了。连个消息都没有。这让赵启平在很多个夜里甚至怀疑谭温尧是不是不存在的。仅仅是自己年少的幻想。
          可他又是存在的。邻居的爷爷奶奶。楼下那棵坐在窗口看,永远也长不上来的槐树。谭温尧的字迹。谭温尧留下来的一切。
          都是真实的。
          他不怕等。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但是他不能一直等下去。

             



          那是一个很高级的饭店。赵启平没来过。但在很多杂志上看过。还偷偷和李熏然约定十一放长假的时候狠狠来搓一顿。然而。十一他加了六天班……
          里面有人在等,一个清瘦的背影。赵启平想起了一个学长。一个长相帅气,能力素质过硬的男人。得过很多婚纱设计奖。当时是一众女孩儿梦中情人。连赵启平都佩服的不得了。他要是专门学设计的得那么多奖就很让人佩服了。然而……他是学口腔科的……最气人的是他自己的专业也没落下,次次考试贴打榜都在前几。
        顺便插一句。其他院的第一都是轮流做的,就比如赵启平自己,也是拿过一次考试的全院第一的。但是有两个第一,是全校公认的铁秤砣。雷打不动。一个是口腔大佬程皓,一个是肝胆一刀凌远。
         关于他和陈亦度是怎么认识的,那是一个美丽的意外……在老谭离开的第二年。他在校园里看到了一个背影。那一刻他怔住了,那不就是谭温尧吗!他飞快的冲过去抓住谭温尧。拎着他就走,被他抓住的少年一脸茫然。还在挣扎。当时赵启平气极了。想好好审问一下谭温尧这两年的去向。
        要不是陈亦度冲过来拦住了他。他还真没精力好好看看眼前的男人。不是谭宗明——是程皓。
        后来赵启平和陈亦度成为朋友。那实在大三那年的迎新晚会上。
        都是后话了。
        回神。
       那人转身。
       我去,还真的是陈亦度!陈亦度一脸温和地看着赵启平。
       “你们认识?”赵启平看着谭宗明。
      “合作伙伴。”谭宗明耸肩。
      

      



         饭吃了一半,他是终于明白了。陈亦度要离开上海了。作为总裁的他“外派”去北京做两年外调。碰巧在这时认识了谭宗明。两人一拍即合谈成了一笔单子。并打算成为彼此长期合作伙伴。闲聊的时候无意间聊起了上学那会,医学院。自然而然的聊到了赵启平。
    “你也认识他?”
    “你也认识他?”
     这不,有了这顿饭。
     陈亦度喝的好多,红酒后来不够劲儿,在人家西餐厅点了瓶茅台。所以有人来接陈亦度。就在他俩搀扶着陈亦度上车的时候。赵启平听到陈亦度呢喃了一个名字。
        “程皓。”
        赵启平怔住。那是一件非常让人痛心的往事。赵启平以为他早忘了。可又怎么舍得忘呢。

     




        “你是怎么认识陈总的啊?”谭宗明喝了酒,此时乖巧地躺在副驾驶上。赵启平拧动钥匙。一瞬家谭宗明没有听清他的答话。
         可是后来,赵启平又一字一句的重复一遍。“大三那年。我以为他的朋友是你。”
      
        
       



            。。。关于程陈的故事这里不会说太多,点到为止。这里陈亦度去了北京,接《明知登对》的第一章。大学的故事后面两边都会提到。

       




             下集预告
      “内啥,一会我的主刀医生技术不行反倒把我整残了,你可不能不要我啊。”
       “闭嘴,我就是你的主刀医生。”


       
      

    
    

为了捧红谭赵。。。我要准备更文

啊啊啊啊啊太刺激了。。。干掉凌李,庄季,贺陈,蔺靖,徐靖,杜方,荣方。
码字去

而爱永恒


rps预警

本来想周天晚上发的。。结果,,这么一拖。。马上就周三了。




他怀疑是否有人看到
他确定没人看到
所以才能毫不心虚的坚持不改变串烧歌词
才能面不改色的撩起刘海披上大衣
和所有千里奔赴和他相聚的人问好,微笑


那是自由的
就让它获得短暂的自由吧
想去哪去哪,想飞多高飞多高
在舞台点亮那刻去听台下的掌声
它得以升华
结晶



为了它的完整
他不会说出来




后来人们说在哪短暂的几十秒里
他笑的很虔诚
座位下的女孩们在喊他的名字
“细水长流”



谢谢
谢谢这份清澈透明的喜欢。



他也有一份
不敢喊出来
不能够细水长流
不可求


他的嗓音像是一场曲折又漫长的逃亡
自逃跑那刻起从未回头
却仿佛洞悉身后的一切


有人笑过
说他的眼睛好看

“穿过悲和喜,跨过天和地。”
没人再去揣摩他话里有没有别的意思
没人记得
那就与自己狂欢

“爱是永恒,因为爱是你。”
歌词很好
但不够完整
那是一个荒诞的病句
“什么都不能永恒,而爱永恒。”



爱是你
爱人不是你。












不许打我。。。我也搞不懂自己为什么发刀。。。 @瑟兰督伊 不过她说写了一篇甜的。。。。。要不要去瞧瞧😂

百字令【荣方】


方宅
仲夏末
遇见因果
带他探极乐
穿梭北平偏巷
有人哂流金铄石
笑他孤僻封闭藏躲
是在月光下学会思索?
才能伸手触月也触得他
是被淡紫色呼吸包裹?
嗔他雍容华贵自我
有人叹七月流火
若经山水变革
若不得因果
若赴烽火
临终前
仍记



荣方方方方来了。👏

百字令【杜霖】


戏郎
月光下
一字不落
他吟其所唱
笑问识得鸳鸯?
却闻大劫临此城
戏未起腔匆忙离场
军衣上装留予戏园子
将军终究要铁骨赴战场
那人便日夜梨园候他
生死未卜两处茫茫
后闻胜军欢然归
妆锦缎绣凤袍
毕浓墨重彩
临上台前
有人唤
旅长


至于是杜方还是杜霖,我也很纠结啊啊啊啊。。。。虽然都站。。。但在百字令上,军官戏子还是更有画面感一点。。。嘤嘤嘤,我也很绝望啊。😂😂😂

百字令【黄曲】


闪过
他眼中
战火惊恐
夜中不得眠
旧忆映在瞳孔
沙漠子弹钢哨声
如溺水之鱼在呼救
黑夜里有人独自演奏
要为他驱散所有的噩梦
不如逃到天堂那里吧
在自由浪漫的礼堂
熹光将战胜消亡
于是便去奔赴
他在维也纳
遇见了他
终相救
低吟





最近有点忙暂时不能更长篇。等过这会儿就好啦哈哈哈哈哈哈

。。没标题。

强迫症。让首页齐刷刷的比较好看。

明知登对【程陈】(4)

                             
                            ➍不虞之誉?

          
                 不虞之誉:没有预料或意想不到的赞赏。

        

               程皓有一种别扭的尴尬症。这是他上班以后才得的。经常不知所措。当然,这他不知道。
       也许张铭阳知道,但这不重要。张铭阳的心思全在女孩儿上。
       他们这顿饭吃的很快。程皓很着急。他总是下意识的躲避和逃离他觉得不可控的场景里。纵然是陈亦度再大条也看得出来。
      何况陈亦度又是研究程皓的专家。
     他不懂。
      也许从毕业的不辞而别之后他就不懂了。
     “走。”陈亦度轻轻放下餐具。
     “去哪儿?”程皓一直回避的眼神下意识的抬起。
     “去你诊所啊。反正我一年多没放假了。今天看到老朋友给自己放个假。”陈亦度故意抻了个懒腰。这和他的风衣领带不符。
     但和他们年轻的无忧无虑很符。程皓知道他在示好。
     “嗯……好。”他面对陈亦度总是犹豫。可最后还是不得不服从陈亦度。
     这样有点伤人。程皓知道。但陈亦度宁愿选择忽视,结果是好的不就可以吗?
    
       陈亦度讲他们大学时候程皓帮个自己占自习的座位 。旁边要是被女生不问就坐下了。程皓也不敢去告诉人家这儿已经有人了。只好自己站起来从新去另一个地方。
      程皓笑。也是。那时候的自己真的是太蠢了。与其说纯情,不如是愚笨。
      他啊,是一个被打了也不会还手,被骂了也不会还口的人。
     陈亦度可不一样。比较锋利。但对程皓比别人……稍微温柔了一点。
     他想起张铭阳之前臭不要脸在他家读的一首情诗——刺猬不带刺的一面,只留给他想拥抱的人。
     为什么老想起老张这个混蛋?
    

      说混蛋,混蛋到。
     一进门就看到了一脸春风的老张。他和小美说话呢。看到陈亦度,差点下掉了下巴。
     什么情况?
     当然,程皓不会和这个喇叭解释这些。越解释越浑。跳进水池子都洗不清。
      陈亦度走近大厅和所有人打招呼。他是程皓的朋友。
     然后他环视一周。他是个设计师。入门必修空间设计。他蹙了一下眉。
    程皓带他在诊所溜达一周后。带他去自己的办公室。
    “送你一张卡。以后常来啊。”程皓不知道从哪里变出的一张白金储值卡。八成是刚才从小美那里勒索的。
     张铭阳在陈亦度说谢谢之前一把抢过。“不是,你什么意思啊。怎么也得送一张白金会员卡。打折啊。你送个储值什么意思。”
     程皓瞬间明白了这小子想什么。“滚吧你。”
     陈亦度笑。“真行啊老张,一点不讲室友情分啊。”
     “那不是因为你有钱吗。杀猪可肥的下手。”张铭阳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
     “诶诶诶,你小子说什是猪呢。看我不掐死你。”程皓一撩刘海上去掐住张铭阳脖子。
    

       程皓去泡茶。
      陈亦度自己在这里逛。
      有问题。程皓的办公室有问题。他们走的是正门,前台在整个平面建筑的正中央。所以这个设计是呈放射状分布的。
      左侧是休息大厅和员工中心。后方是会员中心加牙齿整理介绍。右侧是诊室。程皓的诊室在最里边。
       可,不对。程皓的诊室并不应该是整个一楼的尽头。还少空间。
      那如果说前台不是中心呢?
     这在建筑上不太合理 ,圆形的平底如果中心不在圆心那接下来的区域对于一个牙所来说就不好安排了。
     还有房间?
     陈亦度去摸程皓屋子的墙。他的墙颜色一致,肉眼看不出来有什么异常。
    他在敲。
    不对。这不是墙体该有的声音。这很脆。有可能是玻璃或是某种有机合成材料。
    也许他不展示就是他的秘密吧。
    陈亦度不在探索 。坐在一旁安静等候。
  

     程皓回来了。手里端着两杯红茶。很自然的递给陈亦度。
     陈亦度刚才在愣神。
     “你怎么也来北京了?”程皓问。
     “你不是老家在北京吗。你不辞而别我就来北京转转。北京就这么大,总会见到的。”
      他一转,就转了四五年。
      北京真的好大啊。还好终于等到了。
     程皓若无其事的咽了一口。他又在紧张。怎样不好。
     “你这屋不错。”
     程皓也不知道陈亦度说的是哪里不错。反正就随声附和。
     “嗯。”
     程皓顺着陈亦度的眼神看去。刚才陈亦度怎么能精确的扫到自己的密室呢?
     他知道了?
     也无所谓,不是什么秘密。以前的程皓从不对陈亦度有秘密。现在也是。
     程皓向陈亦度正式介绍自己的另一重身份——恋爱顾问。
    

       陈亦度很感兴趣这个。他一脸认真的看着程皓。“我去,你这么厉害啊。百发百中?”
      “额…那倒没有。百分之五十还是有的。”程皓笑。
       “真的。你这顾问贵不贵啊。”
       “还好,就算贵一点也很正常。爱情是人一辈子的事不是吗?”程皓反问。
      “那倒是。”陈亦度点头。
      “哥,那……你能不能帮帮我?”陈亦度看着他。眼睛亮晶晶的。
      “……”程皓不知道说什么。毕竟他已经答应了厉薇薇帮她去追陈亦度。
      “怎么了……我哪里不行吗?”
      “也不是。”
      “那你犹豫啥。”
     “我不是遇个事儿就爱犹豫嘛 。”程皓无奈。
     “也是。”
    
     
       我堂堂好几尺男儿为什么一天婆婆妈妈的啊?
     关键时刻恨死自己。
     程皓想。